/js/index.js">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m.baidu.com/hm.js?fd7bf2d2f523ab5bb4072e2ed7e03ef2";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第二个母亲

浏览 97次      评论0条     字体:      

作为儿女,没有比失去伟大的母爱更痛苦、更悲伤。虽然我已年过半百、两鬓班白,但仍盼望母亲永远健在。

秋季开学的第二天,我和镇德义协会的领导们正在调查被救助特困生的家庭情况,突然,妻子打电话来,哭着告诉我说,母亲去世了。

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昨天我还给母亲通过电话,怎么今天就去世了呢?于是我又拨通了母亲的老年机,电话是大姐接的,哭喊着告诉我,老三,快来吧,母亲去世了!消息太突然,我蒙了,不知所措,止不住的眼泪一个劲的往外流。

领导们猜测到我家中出了大事,说要停止家访。可我要坚持继续,我强忍悲痛走访完最后一个家庭。

母亲是在大姐家去世的。

我带着乡镇最好的医生骑着摩托车不顾一切的飞奔而去。也许我们最后的努力能使母亲起死回生,我期盼着,我祷告者。可是等我看到母亲时,母亲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特征,像往常一样安然的躺在了床上,面容依然是那么坦然、那么慈祥。医生最后告诉我:老人不行了,准备后事吧。

我们怎能承受得了如此的打击与痛苦?我和妻子抱着母亲失声大哭,哭声震天动地,悲痛欲绝。

大姐一再埋怨自己没有照顾好母亲,让母亲自杀了。自责、悲痛、疼交织在一起,难以控制,哭的死去活来,撕心裂。其他姊妹像天塌一样痛哭、叫喊,乡邻们无不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一切都晚了,母亲再也听不到我们的哭声、叫喊声。

母亲为什么要走绝路?无论怎么我们都无法逃脱责任。我们都为自己的行为和言语反思着、懊恼着。母亲生前几个经常在一起的同代老人告诉我们:身患绝症的消息你母亲早已知晓,高昂的医药费怕影响你们的生活,把你们压垮,人总有一死,不如早死早解脱。免得自己受折磨还拖累孩子们。她早有自杀的念,我们谁都劝不到她心里,不幸终于发生了。

这样的母亲为什么不让我感动?我为什么没有早早察觉?我后悔莫及,无地自容。

我的亲生母亲于二十年前因病离世,我一直把我的岳母称作我的第二母亲。岳母像亲生儿子一样疼我、爱我、关心我、呵护我;我对待岳母像对待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孝敬、照顾、疼爱。

我为有一个这样的母亲自豪、骄傲。

母亲太傻了。孝敬父母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付出再多是我们心甘情愿,我们无怨无悔。母亲为什么要采取极端的措施?我们面对苍天无语,我们面对众人无话。

母亲太果断了。

毫无顾忌的夺走了我们疼爱、孝敬的机会和时间;毫无怨言的带走了我们的幸福和欢笑,毫不客气的带走了我们的骄傲和自豪,带走了我们的至爱与至亲。

是太疼爱还是太伤心?我们说不清楚。只是一味的难过、流泪。

尽管无法接受母亲去世的事实,但这终究是事实。再哭、再喊都是无济于事的。料理后事成了我们的大事和重点。我们姊妹五家和母亲娘家人一起召开家庭会,商议如何送走母亲。老大说:母亲拉把我们五个不容易,场面要办得大一些,一切要买最好的,母亲活着的时候不能亏待,死了更不能亏待。

老二安排:母亲活着一辈子没有享福,我给母亲买最好的寿衣、最好的棺材,让母亲风风光光的走。我是中共党员,又是女婿,在母亲的丧事上我坚持一切从简,按当地风俗办理,我许下:丧事上的一切费用由我一人承担。姐弟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人,老大、老二、老四、老五赞同我的意见。母亲娘家人也同意我的做法。

在母亲去世第三天,按照当地风俗,我们把母亲送到了天堂。

母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但母亲的善良与坚强永远激励着我们。

母亲是个心地十分善良的人。她做过的善事太多太多,救助、帮衬过的人太多太多。我听老人讲,六十年代,生活极其困苦,谁家孩子多,把自己的口粮瞒着岳父(岳父是一位教师)偷偷给人家送去,救活了大人,也救活了孩子。村东头张三家活下来的孩子现在已经是国家干部;七十年代,岳父吃国家粮,生活有些余,母亲把粮票、煤票、布票送给生活最困难的家庭,董家有六个娃,两个老人还有病在母亲的帮助下,孩子都能活下来并且都能成家立业,为此董家孩子认母亲为干娘。

八十年代,实行责任承包制,母亲主动帮助年老体弱的家庭种地、秋收;生活好了,母亲为了给老刘家、赵家、李家孩子操心成家,几乎跑断了、说破了嘴,一对对青年男女最后终成眷属。母亲给人以生命,给人以帮助、给人以幸福,人们都说母亲是他们心中的大善人、活菩萨。在母亲出殡那天,来奔丧的人络绎不绝,站满了大街,哭声接连不断。

母亲是个十分坚强的人。母亲的妯娌告诉我,你岳父在外教书,你岳母一人在家非常不容易,非常坚强。那时孩子小,农活忙,她把孩子们锁在家里,自己起早贪黑种地、收庄稼,从不叫声苦,喊声累。一次麦收打场,晕倒在麦场上,但休息一下接着干,别人想搭把,他都婉言谢绝。

为了不影响岳父的教学工作,一人承包了家里的所有农活,下雨了,晒的粮食被雨淋了,他拼命去堆收;房子漏了,自己冒雨去修补、遮盖,院墙倒了,自己去垒砌,水缸没水了,自己去挑,孩子生病了,自己去找医生,为此,岳父经常感动得流下眼泪。乡邻们都非常敬佩,都知道母亲是个女强人。

前几天夜里,我又梦到了母亲,母亲对我说,她在天堂生活的很好,不必挂念。你们要敢于担当、好好生活、好好工作,一定要做一个无愧于社会、无愧于领导、无愧于大家的有用的人。以后生活的路还很漫长,以后的日子不会一帆风顺,你们要敢于面对一切,学会不再哭泣、勇敢坚强、对人诚善。我在天堂会祝福和保佑你们。

我会永远牢记母亲的嘱托。

永别了,我最亲爱的母亲!我最伟大的母亲!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document).ready(function () { $("#searchkey").keydown(function (e) { if (e.keyCode == 13) { if ($("#searchkey").val() == "") return false; submitfun(); } }); $("#submit_btn").click(function () { if ($("#searchkey").val() == "") return false; submitfun(); }); function submitfun() { var action = ""; //action = "http://ji.tsingming.com/tsingming_query.aspx?keyWord=" + escape($("#searchkey").val()); action = "http://jinian.tsingming.com/search?type=" + $("#searchType option:selected").val() + "&word=" + escape($("#searchkey").val()); //window.open(action); $("#submit_btn").attr("href", action); $("#submit_btn").attr("target", "_blank"); $("#submit_btn").click(); } var str = "0"; if (str == "1") { //登录成功隐藏登录连接和注册连接 //隐藏注册连接 $("#iregsiter").hide(); //隐藏登录连接 $("#ilogin").hide(); //隐藏注册面板 $("#dllogin").hide(); // var userNickName = ""; $("#btnUser").html(userNickName + "  "); // $(".btn-group").show(); //显示登录成功面板 //$("#dlloginOk").html(str).show(); } $("#submit_btn").focus(); }); function favorites() { if (document.all) { try { window.external.addFavorite('http://old.tsingming.com/', '中国清明网_网上祭奠_倾尽无尽的思念'); } catch (e) { alert("加入收藏失败,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 } else if (window.sidebar) { try { window.sidebar.addPanel('中国清明网_网上祭奠_倾尽无尽的思念', 'http://old.tsingming.com/', ''); } catch (e) { alert("加入收藏失败,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 } else { alert("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请按 Ctrl+D 手动收藏!"); } } function setHomepage() { if (document.all) { document.body.style.behavior = 'url(#default#homepage)'; document.body.setHomePage('http://old.tsingming.com/'); } else if (window.sidebar) { if (window.netscape) { try { netscape.security.PrivilegeManager.enablePrivilege("UniversalXPConnect"); } catch (e) { alert("该操作被浏览器拒绝,如果想启用该功能,请在地址栏内输入 about:config,然后将项 signed.applets.codebase_principal_support 值该为true"); } } var prefs = Components.classes['@mozilla.org/preferences-service;1'].getService(Components.interfaces.nsIPrefBranch); prefs.setCharPref('browser.startup.homepage', window.location.href); } else { alert('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自动自动设置首页, 请使用浏览器菜单手动设置!'); } } $(function () { // 注册 var login = { options: { hasError: false, emailOptional: "163.com,qq.com,126.com,hotmail.com,gmail.com,sohu.com,yahoo.cn,139.com,wo.com.cn,189.cn" // 供选邮箱 }, Rule: { CellphoneCheckStr: /^(13[0-9]|15[0|1|2|3|6|7|8|9]|18[6|8|9])\d{8}$/, EmailCheckStr: /^(?:\w+\.?)*\w+@(?:\w+\.?)*\w+$/ } }; //点击关闭按钮 $("#Out").click(function () { //var result = MasterPage.UserOut(); //location.reload(); $.ajax({ url: 'http://jinian.tsingming.com/common/account/ExitLogin', type: 'GET', dataType: 'text', success: function (str) { location.reload(); }, beforeSend: function (jqXHR, settings) { }, complete: function (jqXHR, textStatus)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