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index.js">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m.baidu.com/hm.js?fd7bf2d2f523ab5bb4072e2ed7e03ef2";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512汶川大地震 感人事迹回顾(二)

浏览 1923次      评论1条     字体:      

512汶川大地震 感人事迹回顾(二)

 编者语:2008年5月12日,中国四川汶川发生里里氏8.0级地震,造成近十万群众死亡。当时整个华夏大地,空前团,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许许多多的故事至今读来,仍然感人至深。本次适逢汶川地震6周年纪念日,特将诸多感人事迹一一拮录,让我们再一起回味汶川地震的感人故事。

  十五、记者记:多想再握你的手
  在那些美好的日子里,我们的手,摘取鲜花,抚摸爱侣,拥抱孩子,弹奏乐曲……平静绵长的日子就像一颗珍珠一样滚动在手,闪烁着生命夺目的光芒。
  而突如其来的地震灾难,却让我们的手瞬间倾覆、扭曲、折断,甚至永远不再举起。那最后一刻的手势,刺痛我们的双眼,更刺痛我们的心灵——它痛得痉挛,痛得流泪:多想再握一次你的手!
  在茫茫黑暗中,我们下意识地伸手呼救;在层层瓦砾中,我们徒手掘取亲人的生命;在紧紧相握中,我们不放弃拯救的希望;在点点烛光中,我们祈祷逝去的灵魂安息!
  在不美好的日子里,我们的手,彼此搀扶,互相传递,让痛苦后退,为希望加温!我们手牵着手,十指相扣,生命的珍珠依然在我们手心,经历了与泪的浸泡,经历了伤与死的磨砺,它只会更加圆润,更加透彻,更加夺目!
  握住你的手,我向你保证。


图为人们解放军打通进川道路,紧急救援受灾群众。来源CHINAMLA网。

  十六、北川教师刘宁:地震来临救出学生失去女儿

  5月14日7时30分,这是令北川县第一中学教师刘宁永远悲恸的时刻:念初三的女儿终于从水泥断块下被“掏”出来,但却永远离开了他。这个外表粗犷的坚强汉子,在睹见女儿遗体的一刹那,突然情绪失控,放声大哭。悲怆之情,令包括记者在内的周围人潸然泪下。
  这个在5月12日大地震中失去女儿的教师,却在地震发生时刻,机智勇敢地保护了自己班上59名学生,使他们安全脱险。
  刘宁是北川县第一中学初一六班班主任。地震发生的时刻,刘宁正带领自己59名学生在县委礼堂参加“五四”青年庆祝会。“礼堂突然在晃动,而且越晃越厉害。”经验丰富的刘宁马上意识到发生了地震。他招呼同学们不要乱跑。“县委礼堂的椅子离地较高,我叫学生立即就地蹲进结实的铁椅子下面,千万不要乱动”刘宁说。
  正是刘宁老师在关键时刻的冷静,全班59名同学中只有两个受了轻伤。
  当时的情形是,礼堂发生部分坍塌,沉重坚硬的横梁和砖水泥雨点般向下砸,初一六班一名学生心有余悸地向记者描述当时场面:我蹲在椅子下面,听见屋顶垮塌掉下来的横梁砖头砸在铁椅子上面发出的砰砰声,非常害怕,护在我身上的铁椅子每被砸一下,我的心都要剧烈地抖一下,“我好害怕铁椅子被砸穿哦”,几分钟之后,屋顶坍塌的重物终于停止向下砸。地震暂时过去了。
  就这样,59名学生奇迹般得救了。但刘宁老师在救援学生时,双手被坚硬的水泥划得鲜血淋漓。
  刘宁的宝贝女儿刘怡,在北川县第一中学念书,她当时也被压在废墟下面。
  幸存下来的教职员工投入紧张的救援工作之中。刘宁在抢救其他学生的同时,每次经过女儿被困的废墟时,感觉一阵阵巨大心痛袭来。女儿被压在巨大的水泥板下面,由于缺乏大型吊车机械,暂时还无法救援。
  女儿刘怡所在的初三一班,在二楼,地震发生后,她被压在课桌下面。“据同样困在里面的同学喊话,女儿还活着,只是受了伤。”刘宁说,但形势很快发生变化。由于这两天余震不断,女儿被困的空间已经被新塌下来的东西挤占,可爱的女儿永远回不来了。

 

  十七、香港媒体高度关注:“我们的支持没有底线!”

  《香港商报》评论指出,,“天灾无情,人间有情”,七百万港人与灾区同胞站在一起,我们的支持,是没有底线的。此刻,身上流淌的中国血,正使香港人与十三亿内地同胞,以同样赤诚的心为救灾激励:中国,加油!四川,加油!赶赴救援的解放军队伍,加油!
  (目前,香港方面对四川地震的捐助早已过亿!)


  十八、灾区秩序井然,义工志愿者无私付出

  各县紧急组织50岁以下的男性干部、志愿者组成地方支援队,赶赴重灾区。目前绵阳市至少有3000名义工和志愿参加了抗震救灾工作。在重灾区北川县城,一些青年志愿者不辞辛苦地和解放军战士一起,手脚并用地抢救埋在废墟下的受困人员,用他们并不强壮的身体背着受伤群众,艰难地在塌方乱石中行走。
  在地震后混乱的氛围中,绵阳市未发生一起刑事案件。北川县一对受灾的农民夫妇在废墟中逃生时,捡到装有14万余元巨款的塑料袋,主动上交抗震救灾办公室后,又重新回到灾区抢运伤员。


  十九、爱心鸡蛋温暖人心

  昨晚7时许,北川县中学门口,一个30多岁的男子穿梭在正在抢险的解放军指战员、武警官兵和受伤群众中间,分发着手中的熟蛋,“同志,辛苦了,填填肚子吧1
  男子叫吕兴科,绵阳市人,养鸡场老板。前晚从电视新闻中得知北川受灾严重后,他昨天一早自驾车,带着3000多只鸡蛋来到北川。

 

 
图为人们解放军工作黄金72小时,解放军没日没夜的工作后,疲惫不堪倒在地疲惫的睡觉情景。来源中国军网。

  二十、现场报道:“妈妈”声穿透废墟

  刚进任家坪收费站就是北川中学,这所当地著名的重点中学的教学楼在地震中坍塌,一千余名学生被埋。十三日下午,一声声的“妈”穿透废墟,直达地面。任老师听到了,赶紧上去,告诉孩子们,“保持体力,不要再发出声音,老师在这里,跟你们妈妈在一样。”这位老师的女儿也被埋在这堆废墟中,但是,这位妈妈无数次的呼唤女儿,却没有得到一声回应。
  十三日深夜,抢救依然在进行。“铁臂”上下舞动,搬走大石块;战士们手手相传,搬走小石块。于是,在从十一点到凌晨一点多那段时间里,在“重庆消防”的消防官兵努力下,终于又有六名孩子从这堆废墟中被救了出来。他们都在下面埋了大约三十多小时了。
  一群孩子的父母依旧在废墟一侧伫立,他们有人曾经听到过孩子的呼救,所以他们还在坚持。一位母亲告诉记者,她初三的孩子依旧还在地下。她赶到这里后就一直等在这里,她会继续守候下去。


  二十一、3岁女孩父母尸体下与死神抗争40小时获救

  5月14日上午,北川县城,被压在垮塌房屋下的3岁小女孩宋欣宜,在已经逝去的父母身体翼护下与死神抗争了40余个小时后终于获救,被救护车送往医院。
  早在13日,记者第一次进入已化为废墟的北川县城时,就有许多救护人员围在一处严重损毁的屋角处,压在房屋下的是两个不幸遇难的大人,和被他们护在身下的仍然眨着大眼睛的一名小女孩。据进行救援的红军师装甲团的官兵介绍,他们在8时左右就发现了这名小女孩,但整个移位的墙壁压在小女孩和大人身上,他们没有合适的工具,无法将人救出。
  记者在现场看到,比起原本是在同一列的房屋,这处墙壁已经平移了四五米,死死地压在两个大人身上,而小女孩的脚又在大人身下,丝毫不能移动。人们纷纷谈论,将孩子护在身下肯定是小女孩的家长,危难关头,令人肃然起敬的父母以自己的生命换取了孩子的平安。
  不作美的天公又在13日下了大雨,救援人员赶紧在小女孩头上拉起了一块遮雨布,并拿来奶、方便面等食品放到小女孩身边。
  13日夜晚是余震不断的雨夜,记者14日早上再次来到北川县城时,有些地方的坍塌变得更加严重。但记者却惊喜地发现,在前一天看见小女孩的地方仍有许多救援人员在工作,说明小女孩还活着!
  更令人高兴的是,来自辽宁的救援队员带来了切割机等专用设备,并已经在墙壁上打开了一个口子。倾斜的墙壁摇摇欲坠,救援队员一方面紧张地撬动砖头,一方面还要用木头支撑危墙,防止墙壁倒塌伤到小女孩和周围的人们。救援过程中小女孩不时发出的阵阵哭声更是牵动着所有人的心,因为不知道撬动砖头是否影响到了小女孩的腿,救援人员不敢不用力,又不敢太用力。
  14日9时40分左右,随着人们的欢呼,一名救援队员终于将小女孩从危墙下面抱了出来。这时距离12日14时28分汶川发生7.8级地震已经过去了40多个小时,顽强的小女孩熬过了雨夜和余震,战胜了死神!
  记者看到,刚被救出的小女孩梳着两条小辫子,除了右额上一块已经结痂的硬币大小的伤疤外,上只有一些灰尘,清秀的面容颇为惹人喜爱。但小女孩的右腿因为长期受到压迫,已经严重坏疽。解放军官兵立马将小女孩放到担架上,往城外救护车能走到的地方转运。
  在运送途中,小女孩的思维非常清晰,她告诉记者她已经3岁了,叫做宋欣宜,并且清楚地用词语指明了姓名中的每一个字。她还说,自己已经上幼儿园了,平时喜欢看电视和画画。
  9时55分,刚到城外的小欣宜幸运地遇到了一名医疗兵,他对欣宜的右腿进行了简单包扎和固定,告诉救援人员一定要快速将小孩送去手术,不然有截肢的危险。
  北川县城周围的道路已经完全被地震损毁,原来的盘山公路路面被拧成了麻花状,有的地方落差达两三米,并且到处都是房屋大小的巨石,解放军官兵只能抬着担架在泥泞的山坡和巨石阵中艰难前行,但他们以神奇的速度在前进。记者从小欣宜被救出全程跟着担架前进,尽管记者是名壮小伙,身上只有一个小采访包,但跑得气喘吁吁还是跟不上抬着担架的子弟兵的脚步。

  二十二、地震中的特殊手术:无一名医生丢下病人逃生

  地震发生时,都江堰人民医院的5名医护人员,正在为一名病人做阑尾切除手术。面对强震,断电,他们没有放弃病人逃生,而是不约而同选择了留下。在应急灯的照耀下,大约花费了半小时,为病人完成了手术,并抬着病人走出了大楼,成为这栋楼里,最后逃生的人。
  医生邹建文介绍了当时的情景,那是前日下午2点半左右,一名护士,一名麻醉师,医生曾令春、易勇和他,当时正在4楼手术室,为64岁的病人杨某做阑尾切除手术,并已经成功切下阑尾。突然,地面强烈震动起来,连手术室的空调机都砰一声倒在地上,手术室的灯也突然熄灭。一片漆黑中,出于本能,医护们伏在手术台上,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紧张气息,但没有人丢下病人独自逃生。等震感过去,医生们站起身来,没有人提出做完手术再走,也没有人逃生,出于医生的天职,他们不约而同选择了留在手术台前,做完这台手术。
  此刻,手术室外,正在该院庆祝护士节的200多名护士,全院的病人,都感到强烈的地震。护士们集体蹲下,等强烈的震感过去后,迅速下楼帮助病人们转移。病人们惊惶失措,女人的尖叫,孩子的哭声,四处响起。能走的病人由家属的陪伴走下去,行动不便或是病情严重的病人,有医护人员搀扶下楼,病情更重的,则由医护人员们抬下楼去。新生儿、产妇、刚做了手术的病人、重症监护室内的病人,一个都不少的安全转移了。
  只有这手术室仿佛成为隔绝一切的一个小世界。黑暗中,护士打开了手术室内备用的应急灯,这温暖的烛光照亮了手术室,曾令春医生主刀,邹建文医生做助手,凝神专注。手术像平时任何一个手术一样,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缝扎,冲洗,缝口……特殊的是,手术中,能不时听到屋顶上瓦片掉落的声音,地面在余震中不时波动,在给病人缝合时,又再次发生余震,医生缝合的手也随之微微晃动起来。
  这台特别的手术,还有一个特别的探视者。邹医生说,或许是害怕医生们丢下病人自己逃生,这名病人的儿子,几次不顾危险,来到手术室探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约半小时后,手术终于做完。医护人员们抬着病人走出了手术室,走出大楼。邹建文的心底突然升起一阵后怕……而病人的儿子,感动的对他们说:  “真的很感谢你们,困难时刻就靠你们医生。”


  二十三、与同桌的互相鼓励让她挺过4小时
  15岁的小雪(化名)躺在省医院病床上,虽然全身缠满绷带,但她却不顾疼痛,不时呼唤着同桌小亚(化名)的名字。小雪是都江堰向峨中学初一学生,她的记忆至今还定格在前日下午——全班正上数学课时,教学楼突然坍塌,全班同学都被埋在废墟中。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她和小亚手牵着手互相勉励,发誓绝不放弃生存。
  昨日上午,小雪正在接受抢救。医生说,她双手折,头部伤情严重。尽管全身缠满绷带,但小雪仍想念着小亚。“说好我们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你咋个走了呢?”小雪说,前天下午2时30分许,她们正在上课,教室屋顶突然摇晃起来,就在大家准备逃离时,整座教学楼轰然垮塌。一块预制板砸了下来,砸在她和小亚身上,伴随着一片尘雾,小雪什么也看不见了。
  小雪说,被废墟掩埋不久,现场死寂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眼前一片漆黑,她感觉有黏乎乎的液体从头上流到手上,她这才意识自己受伤了。死一般的寂静,让她越来越觉得恐怖和压抑。她试着挪动双手,想扒开身上砖头,但双手始终不听使唤。“爸爸,妈妈,你们快来救我1黑暗中,小雪把求生的希望寄托在了父母身上,她相信父母肯定会赶来。就在这时,她听到小亚的呼叫,原来,小亚和她紧挨着。“小亚,我在这儿!”小雪赶紧向小亚打招呼。小亚听到呼唤,随即将手伸过来,4只小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小亚头部被预制板击中,伤势非常严重。小雪获知情况后,心情骤然紧张起来。“一定要冷静,激发小亚的生存勇气,小雪拉着小亚的手,不停地鼓励小亚绝不能放弃生存机会。为了让小亚有勇气面对困难,她还试着开导她要相信父母和政府会组织援救队伍。小亚心情逐渐缓和过来。她向小雪承诺绝不放弃生存的机会,一定要陪着小雪等到救援。
  两个小时后,小雪听到外面开始有些响动,她立刻意识到是“救兵”到了。让小雪最担心的事同时发生了:“我等不及施救了,坚持不住了。”小亚抓紧小雪的手逐渐松开。“小亚,你答应过,不能食言呀1小雪对小亚大声吼着。尽管这样,小亚的声音还是越来越弱。“天哪,快救救她呀。”小雪试着活动双脚,确定左脚没受伤后,她立即用左脚用力朝上蹬,想踢开脚边砖头,但这一切都是徒劳。
  3个多小时过去了,小雪发现小亚已没了反应。小雪用力呼喊小亚,小亚也没有动静了。小雪情知不妙,再也忍不住开始伤心地流泪。“快来人,救命哦1小雪使劲地吼,而外面还是没反应,而她却变得越来越疲倦。“要保持体力,不要做无用功了1小雪努力镇定下来,趴在废墟里静静等候救援。
  晚上7时许,救援人员终于将小雪和小亚从废墟中刨出来,但伤情严重的小亚已去世多时。


  二十四、被困农民工:我知道解放军一定会来救我们

  “我就知道解放军一定会来救我们的!”被困58个小时之久,刚刚经过抢救恢复神智的四川彭州龙门山镇38岁的农民工何学文睁开双眼说出了这句话。躺在他身边的28岁伤员刘成刚虽然不能说话,却闭着眼一个劲地含泪微微点着头。
  事发当时,何学文和刘成刚正在给龙门山镇一家刚建成的酒店进行装修,一阵地动山摇的晃动过来,何刘两人双双被装饰板材牢牢卡在废墟下,相隔仅有一米之遥。下雨、天寒、缺水、缺食、身负多处伤痛的两人开始用言语给对方鼓劲。
  40多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获救的希望,刘成刚开始泄气了,他的一条腿被压,已经从疼痛转为麻木:“完了,我快不行了。”“没事,再坚持一下,解放军一定会来救我们的!”何学文没有气馁,继续鼓励小刘鼓足生存的勇气。
  15日凌晨4时30分左右,在他们受困58小时后,济南军区某机步旅装步一营“杨根思连”的18名党员突击队,在连长李修阳的带领下,打着手电摸索到了两人被困的地方。半个小时之后,感人一幕发生了。何学文和刘成刚得到了解放军的成功救援。


  二十五、被压的学生在废墟下看书》
  “你是最勇敢、最坚强的孩子,马上就能出来了……”隔着层层叠叠的石砾,涂云鼓励着等待营救的孩子们。
  作为武警水电三总队主管质量安全的科长,涂云对任何惨烈的受灾画面都有心理准备。然而,孩子们一个细微的动作,却让他的眼泪哗哗而下。
  什邡县蓥华中学被埋在废墟下的16个孩子,当被救援人员告知要少说话,保存体力时,立即拿出身边的课本,默默地认真地学习起来,同时悄悄地相互提醒:“不要睡着了。”
  孩子们得救了。所有的大人们都以为,久违的亲人和阳光会让孩子们放声大哭,但16个获救的孩子却都只是默默地流泪。女孩张曼见到老师陈全红的第一句话就是:“陈老师,我以前做了很多错事,原谅我好吗?”腿和手指都严重受伤的罗瑶对抱着她的武警战士说:“叔叔,我想弹钢琴、跳芭蕾舞……”还有那个似乎永远长不大的男孩蒋蒙,笑着告诉向上拉他的救援人员:“你拉吧,我能忍住。”获救后则反复念叨:“下面还有人……”
 

  二十六、无人认领的遗体或许父母双亡
  蓥华镇的父母们,心碎了。
  大震后的第一波余震还未结束,男孩李枫的父亲就冲上废墟,掏啊掏,掏得十指鲜血淋淋。另一位孩子的家长,在看到了自己女儿的遗体后,含泪与幸存的老师一起寻找其他孩子……
  大多数遗体都难以辨认,只有极少数的孩子脖子上仍然挂着写有名字的蓝色胸牌。但,对于自己班里的孩子,陈全红却一眼就能认出来。
  两个星期前的“五一”节庆祝活动,初一一班表演合唱《十送红军》。陈全红给孩子们买来了作为统一服装的布鞋——女生红色,男生黑色。就在上个周末,她还对表演一结束就把布鞋束之高阁的孩子们说,布鞋并不丑,既舒服又俭朴。
  “这些孩子特别听话,这个星期都穿上布鞋了……”陈全红泣不成声。
  遗体辨认与营救同时进行。直到最后也无人认领的,放在了教学楼对面一排白墙黄门的小屋里。陈全红说,这些孩子的父母们,很可能都在地震中去世了。
  14日上午10点,生命探测仪表明,百年老校蓥华中学的废墟下面,已经没有生命信号了。事实上,不断向废墟下询问“看不看得到亮光,听不听得到声音”的救援队员们,直到13日晚上10点多还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而到14日凌晨2时,再也没有声音传来了。
  救援队还是不愿意放弃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们迟迟不使用挖掘机,而是坚持用手、用撬杆一点一点地挖,直到15日6时,最后一层瓦砾被揭开。“没有了,找不到了……”一位在现场等候了两天两夜的父亲撕心裂的喊声,在山雾沉沉的校园一角回荡。
  目前,16名获救学生已送往医院。他们中的一些孩子还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永远不会来接他们出院了。
  抢险部队政委程跃进发动武警官兵为16个孩子捐款,资助他们继续上中学、上大学。
  在他看来,尽管灾难夺去了孩子们太多的幸福,他们美好的花季,却仍然刚刚绽放。

  二十七、新华时评:宁愿相信72小时后的坚持,相信生命顽强》
  坐在那里,眼睛直望着时针和分针,一步一步,走向那个时刻:14时28分。72小时前的那个时刻,震痛了每个中国人的心。
  随着每一分钟向震后72小时靠近,我们的心一阵阵发紧。地震等自然灾害发生后的72小时,是国际公认的“黄金救援时间”。有关统计资料显示,在日本阪神大地震中,地震发生第一天,瓦砾下的幸存者生存率为74%,第二天为26%,第三天为20%,第四天仅为6%。
  我们寄希望于救援部队的快速到达,虽然我们知道,在公路几近全部毁损的山区,救援部队每前进一步都十分艰难,前方将士徒步、空降、用水上工具,想尽一切办法到达灾难现场抢救,不休不眠,已经竭尽全力。
  我们也寄希望于废墟中那一个个生命超常地顽强,虽然没有多少人体会过在废墟中等待救助的心情,甚至与他们的绝境相比,我们对他们的疼痛、孤独和无助的揣测,都显得那么无力和苍白。
  曾经有多次,奇迹在人们几近绝望时发生。阪神大地震中,日本救援人员从一辆被塌方岩石掩埋的汽车中救出一名两岁的男孩时,孩子已经被废墟掩埋了92个小时。唐山大地震中的幸存者王树斌曾在废墟下与死神抗争了8天8夜,靠枕头中的荞麦皮、谷糠和几瓶输液液体,等到了最后的救援……
  我们已从媒体对汶川地震的报道中不止一次地看到了这种顽强。什邡市蓥华镇中学的教学楼瞬间垮塌,一个名叫邓清清的初中女孩子被救出之前,在废墟里打着手电筒看书,她的坚韧,让所有赶去救援的人泪湿双眼。北川一中高一七班的同学们在上地理课时被埋到了废墟中,不知是谁起的头,活着的学生们都开始唱歌,获救的孩子记得最清楚的是这样一句歌词:“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我们知道72小时的“黄金救援时间”,但我们宁愿相信超过72小时的等待和坚持,相信生命的顽强毅力。
  我们实在太想把废墟中的生命都救出来,让他们有机会知道,从山摇地动那一刻起,有多少人遥望灾区,眼里饱含着泪水,胸中沸腾着救援的热血,恨不能在第一时间飞到废墟前,化十指为工具,哪怕十指鲜血淋漓……


图为护士细心呵护灾区婴儿情景。来源56视频。

  二十八、谢谢阿姨,你快出去吧,这里危险
  救援队的新“战场”是德阳市东汽中学。当地同志介绍,由于地震发生时学校正在上课,大约有二百学生被埋在废墟中,可以肯定的是,还有不少存活者。
  “靠最左边的墙壁下面有个孩子活着!”一个搜救队员回头向现场指挥喊,高兴得声音都变了调。他试探着跟孩子说话:“你能说话吗?动动胳膊也行,好让我看到你。”
  “是个女孩子!”他再次兴奋地回头报告。隔离带外守候的家长们猛地都站了起来,用早就沙哑了的声音呼喊自己孩子的姓名。
  研究现场结构、尽量靠近救护、制定营救方案……指挥部紧张地商议着。救援队队员、武警总医院护士赵海萍按照要求,带着生理盐水爬上前去,争取在稳定其情绪的同时,进行必要的前期救护。
  “我叫秦静文,阿姨,我的腿被压住了,我很疼……”赵海萍在为孩子被困50多个小时仍有这么好的状态高兴的同时,同样作为母亲的她也为孩子喊疼的呼救而揪心:“好孩子,你别多说话,别耗费体力,坚持住,叔叔们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
  由于现场情况过于复杂,救援工作进展得很艰难。大约两个小时后,终于在秦静文的上方清理出了一个勉强可以探进半个身子的开口。
  这时候,接替赵海萍的救援队队员张艳君小心地避过障碍物,探身进去给秦静文注射救护针剂。小姑娘配合地把胳膊伸向她,打完针后她用微弱的声音说:“谢谢阿姨,你快出去吧,这里危险。”
  张艳君的眼泪夺眶而出!
  又过了1个多小时,秦静文终于获救。现场所有人都为这个坚强懂事的孩子高兴。


  二十九、“我们都是一家人”
  震后的汉旺镇,所有的人,认识不认识的,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都是亲人,都在共同与灾害作斗争,共渡难关。这样的场面随处可见。
  东汽中学灾害现场的对面站满了等待消息的学生家长,他们有的神色惊恐,有的不间断地呼喊孩子。更多的人,则在默默地盯着搜救现场的一举一动。
  这时,只见救援队员飞快地抬着一个担架往救护车方向跑。这是一个上身穿白色体恤下身穿蓝色牛仔裤的男孩子。
  “春阳!是我的孩子!”在现场苦苦等候了50多个小时的岳天云一蹦老高。这个幸福的女人激动地抱住旁边的一个武警战士:“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共产党救活了我的儿子啊!”
  这个满脸灰土的年轻战士也为她高兴:“祝贺大姐!我跟你一样高兴!”
  5月15日晚9时40分许,救援队员、武警总医院医务部主任侯世科向指挥部报告:仅东汽中学一处已经成功营救42名学生生还,而且,搜救队员又发现5个存活者!
  记者着急把这个好消息报道给所有关心汉旺灾区的人们,匆匆赶回驻地发稿。路过“东汽体育馆”前的塑胶操场,只见操场上停放着许多白色的塑料布包裹,粗略数一下,有100多个。
  这时一个身穿东方汽轮厂厂服的人走过来说:“那是地震遇难者的遗体。”
  “你现在这边做什么呢?”记者问。
  “我义务帮助警察同志晚间巡逻。”这位中年人答。
  “希望你的家人都平安。”记者说,这是进入灾区以来我们一行人对灾区群众最真诚的问候。
  “我父亲被砸死了,现在还埋在楼里;14岁的女儿也……”中年人的声音低沉下来,他用手指了指操场上的临时停尸场:“就在那里。”
  “对不起……”记者为自己问话唐突而心生不安。
  “没什么,感谢你们来帮助我们,还有党中央派来的那么多好心人,我是自愿来帮着做点工作的,现在这个时候!”中年人说。
  他又补了一句:“从12日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有需要的地方你就到第一个帐篷找我。”这个汉旺镇的普通居民,继续打着手电筒向前巡逻去了。


  二十九、遍地是英雄
  当汶川县映秀镇的群众徒手搬开垮塌的镇小学教学楼的一角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名男子跪仆在废墟上,双臂紧紧搂着两个孩子,像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两个孩子还活着,而“雄鹰”已经气绝!由于紧抱孩子的手臂已经僵硬,救援人员只得含泪将之锯掉才把孩子救出。
  这名男子是该校29岁的老师张米亚。“摘下我的翅膀,送给你飞翔。”多才多艺、最爱唱歌的张米亚老师用生命诠释了这句歌词,用血肉之躯为他的学生牢牢把守住了生命之门。
  大震中,张老师的妻子、同是该校老师的邓霞和他们不满3岁的儿子也被垮塌的房屋深埋……
  汶川县映秀镇幼儿园的聂晓燕老师始终守护在垮塌的教学楼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武警官兵用手扒开废墟。
  直到她遇难的孩子被挖出,聂晓燕的眼泪终于如山洪暴发:“娃……娃娃……妈妈……来不及……啊……”
  地震时,孩子们都在睡午觉,聂晓燕一手一个抱出了两个孩子,而她自己的孩子还在屋子里!
  “娃娃,你的脸怎么这么脏啊?”聂晓燕打开带在身边不知多久的崭新粉红色棉褥,小心翼翼包裹孩子,“妈妈给你洗干净。”她和丈夫用手帕轻轻地擦着孩子满是灰尘的头发和脸蛋,好像生怕把孩子弄醒。
  旁边一位武警战士用安全帽使劲地敲着自己的脑袋,让疼痛阻止泪水倾泻。
  13日22时12分,救援人员扒出了德阳市东汽中学教导主任谭千秋的遗体。只见他双臂张开趴在一张课桌上,死死地护着桌下的4个孩子。孩子们得以生还,他们的谭老师却永远地去了……
  “要不是有谭老师在上面护着,这4个娃儿一个也活不了。”被救女生刘红丽的舅舅流着泪说。“在我们学校的老师里谭老师是最心疼学生的一个,走在校园里的时候,远远看见地上有一块小石头他都要走过去捡走,生怕学生们不小心摔伤。”夏开秀老师说。
  刘红丽的舅舅仰天长叹:“谭老师,大好人,大英雄噢!”
  抗震救灾中,遍地是英雄:崇州市怀远镇中学老师吴忠洪本已逃生,为救两名学生义无反顾地返身冲进正猛烈摇晃的教学楼内,湮没在轰然倒塌的楼房中;北川县第一中学教师刘宁在大震之时机智地保护了59名学生,却失去了自己的宝贝女儿;都江堰向峨乡爱莲社区党支部书记王婉民为救学生和老师,自己87岁的  老母被压在废墟下无睱顾及;武警某部政治部副主任严胜华、质安科长涂云、参谋刘新岭等人在抢救中因体力严重透支而晕倒,醒来后立即冲向第一线;巨震突袭之时,都江堰市人民医院正在进行手术的5名医务人员,俯身扑上手术台,用身体护卫患者;成都千名出租车司机自动赶往灾区抢运伤员;绵竹市天池乡农民张吉   福徒步求援后又冒死赶回灾区抢险;成千上万解放军、武警和公安战士放弃使用机械,“像绣花一样”小心翼翼用手刨、用肩扛,为废墟下的幸存者打开生命之门;成都一些血站前献血的市民排成长队…… 
  “板荡识英雄”,大灾大难方显大仁大义。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1条评论
祝福你们
回复
$(document).ready(function () { $("#searchkey").keydown(function (e) { if (e.keyCode == 13) { if ($("#searchkey").val() == "") return false; submitfun(); } }); $("#submit_btn").click(function () { if ($("#searchkey").val() == "") return false; submitfun(); }); function submitfun() { var action = ""; //action = "http://ji.tsingming.com/tsingming_query.aspx?keyWord=" + escape($("#searchkey").val()); action = "http://jinian.tsingming.com/search?type=" + $("#searchType option:selected").val() + "&word=" + escape($("#searchkey").val()); //window.open(action); $("#submit_btn").attr("href", action); $("#submit_btn").attr("target", "_blank"); $("#submit_btn").click(); } var str = "0"; if (str == "1") { //登录成功隐藏登录连接和注册连接 //隐藏注册连接 $("#iregsiter").hide(); //隐藏登录连接 $("#ilogin").hide(); //隐藏注册面板 $("#dllogin").hide(); // var userNickName = ""; $("#btnUser").html(userNickName + "  "); // $(".btn-group").show(); //显示登录成功面板 //$("#dlloginOk").html(str).show(); } $("#submit_btn").focus(); }); function favorites() { if (document.all) { try { window.external.addFavorite('http://old.tsingming.com/', '中国清明网_网上祭奠_倾尽无尽的思念'); } catch (e) { alert("加入收藏失败,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 } else if (window.sidebar) { try { window.sidebar.addPanel('中国清明网_网上祭奠_倾尽无尽的思念', 'http://old.tsingming.com/', ''); } catch (e) { alert("加入收藏失败,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 } else { alert("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请按 Ctrl+D 手动收藏!"); } } function setHomepage() { if (document.all) { document.body.style.behavior = 'url(#default#homepage)'; document.body.setHomePage('http://old.tsingming.com/'); } else if (window.sidebar) { if (window.netscape) { try { netscape.security.PrivilegeManager.enablePrivilege("UniversalXPConnect"); } catch (e) { alert("该操作被浏览器拒绝,如果想启用该功能,请在地址栏内输入 about:config,然后将项 signed.applets.codebase_principal_support 值该为true"); } } var prefs = Components.classes['@mozilla.org/preferences-service;1'].getService(Components.interfaces.nsIPrefBranch); prefs.setCharPref('browser.startup.homepage', window.location.href); } else { alert('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自动自动设置首页, 请使用浏览器菜单手动设置!'); } } $(function () { // 注册 var login = { options: { hasError: false, emailOptional: "163.com,qq.com,126.com,hotmail.com,gmail.com,sohu.com,yahoo.cn,139.com,wo.com.cn,189.cn" // 供选邮箱 }, Rule: { CellphoneCheckStr: /^(13[0-9]|15[0|1|2|3|6|7|8|9]|18[6|8|9])\d{8}$/, EmailCheckStr: /^(?:\w+\.?)*\w+@(?:\w+\.?)*\w+$/ } }; //点击关闭按钮 $("#Out").click(function () { //var result = MasterPage.UserOut(); //location.reload(); $.ajax({ url: 'http://jinian.tsingming.com/common/account/ExitLogin', type: 'GET', dataType: 'text', success: function (str) { location.reload(); }, beforeSend: function (jqXHR, settings) { }, complete: function (jqXHR, textStatus)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