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index.js">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m.baidu.com/hm.js?fd7bf2d2f523ab5bb4072e2ed7e03ef2";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日本地震灾区频现自杀:“坟墓才是我的疏散地”

浏览 121次      评论0条     字体:      

日本岩县一处临时避难所

樽川寿的遗孀光代在丈夫的遗像旁回忆他在震后的反应

福岛核电站附近的奶农将卖不出去的奶倒掉

从核污染区疏散至避难所后,一名93岁的残障老人自杀身亡,只给家人留下一张便条,上面写道:“我(活着)只会拖累你们。坟墓才是我的疏散地。”

据法新社日前报道,半年来,媒体不断披露日本震灾幸存者自杀身亡的消息。

日本理学家呼吁,对在地震中失去亲人、家园和财产的幸存者来说,仅提供心理咨询是不够的,他们需要全面且实际的资助,才能慢慢走出巨大灾难的阴影。

64岁农民“向核辐射屈服了”

3月11日,大地震及其引发的巨大海啸导致日本福岛核泄漏,造成数以万计的人放弃家园,使民众陷于恐慌之中。

当日本农民樽川寿从电视新闻上得知核泄漏时,说了一句让家人永远感到心悸的话:“哦,不,全完了!”

几天后,福岛核电站的放射云迫使日本当局封杀产自福岛的一些农产品。对64岁的樽川寿来说,这是个更大的灾难——他一直在距离福岛核电站60公里的须贺川种植水稻和蔬菜。

3月24日,天还没亮,樽川寿36岁的儿子和哉发现,父亲在自家蔬菜地的一棵树上上吊自杀。

“我朝那棵树冲过去,边跑边喊‘爸爸爸’,但他的身体已经冰凉了。”和哉忧伤地回忆道。

身为3个儿女父亲的樽川寿,自杀前没有给家人留下只言片语。家人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不管出于什么动机,他都不必这样做。

“我相信他的自杀是一种抗议之举。”和哉说。

家人表示,23年前,樽川寿参加了一年一度的广岛原子弹遇难者纪念仪式,此后经常谈及核辐射的恐怖后果。

和哉表示,他不能让父亲白白死去,要向拥有福岛核电站的东京电力公司讨个说法。

樽川寿的遗孀光代回忆称,地震发生后,丈夫因仓库被毁而烦心,继而为核泄漏忧心忡忡。

“丈夫是个坚强的人,却向核辐射屈服了。”61岁的光代站在供奉着丈夫遗像的佛坛前平静地说,“我很难过,非常懊悔。如果他在天上能毫无烦恼,我就接受这一切。”

灾后,自杀魔咒悄悄蔓延

发生在樽川寿家的悲剧并非个案。

4月9日晚9点,千叶县市原市一户人家起火,47岁的房主森秀人和其79岁的母亲死亡。森秀人的父亲称,事发前接到儿子的电话,说地震让他感到生活失去了希望,要带着母亲一起自杀。父亲立即赶到附近的警察局报警,警察赶到时,森秀人的房屋已经起火。

5月12日,福岛县饭馆村一位102岁的老人在家中自杀身亡。家人称,村里检测到的核辐射量高于周边地区,政府将饭馆村指定为“计划避难区域”,要求村民在一个月内疏散到其他地区。这位老人可能不愿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村庄,因此自杀。

7月底,岩手县大船渡一名69岁的老妇自杀身亡。警方从她留下的遗书中获知,她经营的牡蛎加工厂在地震中完全损毁,她虽然侥幸逃生,但一直为损失和债务担忧,在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最终走上绝路。

日本有数据显示,仅6月份,至少有16人因无法承受地震、海啸及核辐射三重打击自杀身亡,这些人多为中老年人。

据统计,日本每年的自杀人数超过3万人,这一情况已持续了13年。樽川寿等人的自杀预示,震灾后的日本,自杀现象更加严重。6月10日,日本政府发布了《2011年版自杀对策白皮书》,注重解决灾区的自杀问题。

无助的幸存者自寻短见

心理学家担心,随着灾后重建的开始,一些失去家园、栖身避难所的灾民将愈加无助,有人可能因此自寻短见。比如,一名93岁的残障老人从核污染区被疏散至避难所后自杀身亡,只给家人留下一张便条,上面写道:“我(活着)只会拖累你们。坟墓才是我的疏散地。”

地震发生近半年后,日本发布的数据显示,地震灾民超过8.7万人。有专家表示,亲人去世而自己独活,加之看到受损遗体带来的惊吓,会让很多幸存者饱受煎熬,时间一长,便会患上抑郁症。为此,《2011年版自杀对策白皮书》呼吁,公共机构应为灾民提供心理重建与治疗。

日本自杀预防及心理咨询组织“蜘蛛之丝”的主管佐藤央生说:“地震发生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些幸存者会感到无助、难以面对现实,这时如果没有来自外部的资助,这些人就会想到自杀。”

因担心灾后自杀率上升,佐藤每个月都要为震灾幸存者提供心理援助。

日本精神卫生学会的一名负责人表示:“在避难所里,灾民们过的是集体生活,可以互相安慰。我们担心的是,当被分配到不同区域的安置中心后,他们会因为境以及人际关系的转变而感到孤独。”

日本精神卫生学会在震后开通了一条辅导热线,接听有自杀念的人打来的电话。

仅有心理咨询是不够的

在地震引发的海啸中,岩手县釜石市有1200多人遇难或失踪。59岁的菅野司和家人侥幸躲过一劫,但财产被海啸冲毁殆尽。

“我的房屋和店铺全毁了,让我高兴的是家庭成员全部逃生。但慢慢地,我们开始考虑今后的事。将来会发生什么?这个问题让我心急火燎,因为我看不到希望。”

像菅野司一样感到前途渺茫的,还有福岛县农民亀田俊秀。8月3日,亀田俊秀等300多名农民在东京电力公司东京总部外举行抗议集会,要求东电就核污染给个说法。

亀田俊秀说,因为核污染,福岛县今年的农产品订单不到正常年份的20%,忧虑和不安正在当地人中间扩散,越来越多的农民开始借酒浇愁。“福岛县很多人选择了自杀。我们遭受着精神上的巨大痛苦,不知何时能重返家园。我们不会干别的,即使想出去找工作也找不到。”

樽川寿的遗孀光代呼吁:“请东电清理受污染的土地,因为土地就是我们农民的一切。没有土地,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心理学家警告称,只有获得全面且实际的资助,包括经济援助、提供新的工作岗位及家园等,灾民们才能慢慢从灾难中恢复过来。

“只提供心理咨询,自杀现象不会减少,”崎玉合作医院副课长、心理学家兴田真司说,“灾民得到了基本的生活救助,并在生理上得到治疗,心理咨询才会起作用。”

何时才能重返家园

为避免债务负担成为灾民生活重建中的障碍,从8月22日起,日本开始受理地震灾民有关减免债务的申请。

此外,为筹措救灾资金,日本政府正在考虑上调收入所得税和企业税税率。

不过,即使在物质上已经没有什么困难,也不意味着灾民可以很快重返家园。

在8月27日举行的“福岛复兴再生协议会”上,日本政府表示,被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污染的年辐射量在50毫希沃特以下地区,在今后两年内,将通过自然力量部分减少放射性物质,余下的人工清除。此后,这些地区的居民便可重返家园。

但对于年辐射量高达200毫希沃特的地区,如果不采取人工方式,仅依靠自然力量消除放射性物质,需要20年才能恢复到人类可以居住的水平。

日本政府没有说明这些地区的居民何时才能重返家园。有人猜测,这样做是为了避免让这些居民产生焦虑。

59岁的菅野司说,让他最担心的是,如今,在灾区,那些失去一切的灾民,和生命与财产未受丝毫损害的居民之间产生了隔阂,“就像天堂和地狱存在于同一个社区里”。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

$(document).ready(function () { $("#searchkey").keydown(function (e) { if (e.keyCode == 13) { if ($("#searchkey").val() == "") return false; submitfun(); } }); $("#submit_btn").click(function () { if ($("#searchkey").val() == "") return false; submitfun(); }); function submitfun() { var action = ""; //action = "http://ji.tsingming.com/tsingming_query.aspx?keyWord=" + escape($("#searchkey").val()); action = "http://jinian.tsingming.com/search?type=" + $("#searchType option:selected").val() + "&word=" + escape($("#searchkey").val()); //window.open(action); $("#submit_btn").attr("href", action); $("#submit_btn").attr("target", "_blank"); $("#submit_btn").click(); } var str = "0"; if (str == "1") { //登录成功隐藏登录连接和注册连接 //隐藏注册连接 $("#iregsiter").hide(); //隐藏登录连接 $("#ilogin").hide(); //隐藏注册面板 $("#dllogin").hide(); // var userNickName = ""; $("#btnUser").html(userNickName + "  "); // $(".btn-group").show(); //显示登录成功面板 //$("#dlloginOk").html(str).show(); } $("#submit_btn").focus(); }); function favorites() { if (document.all) { try { window.external.addFavorite('http://old.tsingming.com/', '中国清明网_网上祭奠_倾尽无尽的思念'); } catch (e) { alert("加入收藏失败,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 } else if (window.sidebar) { try { window.sidebar.addPanel('中国清明网_网上祭奠_倾尽无尽的思念', 'http://old.tsingming.com/', ''); } catch (e) { alert("加入收藏失败,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 } else { alert("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请按 Ctrl+D 手动收藏!"); } } function setHomepage() { if (document.all) { document.body.style.behavior = 'url(#default#homepage)'; document.body.setHomePage('http://old.tsingming.com/'); } else if (window.sidebar) { if (window.netscape) { try { netscape.security.PrivilegeManager.enablePrivilege("UniversalXPConnect"); } catch (e) { alert("该操作被浏览器拒绝,如果想启用该功能,请在地址栏内输入 about:config,然后将项 signed.applets.codebase_principal_support 值该为true"); } } var prefs = Components.classes['@mozilla.org/preferences-service;1'].getService(Components.interfaces.nsIPrefBranch); prefs.setCharPref('browser.startup.homepage', window.location.href); } else { alert('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自动自动设置首页, 请使用浏览器菜单手动设置!'); } } $(function () { // 注册 var login = { options: { hasError: false, emailOptional: "163.com,qq.com,126.com,hotmail.com,gmail.com,sohu.com,yahoo.cn,139.com,wo.com.cn,189.cn" // 供选邮箱 }, Rule: { CellphoneCheckStr: /^(13[0-9]|15[0|1|2|3|6|7|8|9]|18[6|8|9])\d{8}$/, EmailCheckStr: /^(?:\w+\.?)*\w+@(?:\w+\.?)*\w+$/ } }; //点击关闭按钮 $("#Out").click(function () { //var result = MasterPage.UserOut(); //location.reload(); $.ajax({ url: 'http://jinian.tsingming.com/common/account/ExitLogin', type: 'GET', dataType: 'text', success: function (str) { location.reload(); }, beforeSend: function (jqXHR, settings) { }, complete: function (jqXHR, textStatus)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