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index.js">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m.baidu.com/hm.js?fd7bf2d2f523ab5bb4072e2ed7e03ef2";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悼念荆其诚先生各单位发来的唁电

浏览 3247次      评论1条     字体:      

各单位发来唁电

荆其诚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闻荆其诚教授骤然仙逝,万分悲痛。荆教授长期担任中国关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和儿童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为创建和发展这两个为儿童谋福祉的单位呕心沥,功勋卓著。我中心荆教授生前友好专家及全体同仁已发去唁电,并告知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代表处。敬请代为致送两个花圈。挽带请写:
     沉痛悼念荆其诚教授   中国关工委专家委员会 儿童发展研究中心全体同仁
     沉痛悼念荆其诚教授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中国代表处

中国关工委儿童发展研究中心
2008年10月6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我们非常敬重的荆其诚先生不幸逝世,这是我国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我们感到非常震惊和悲痛,广西心理学会向荆其诚先生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向荆其诚先生的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广西心理学会
2008年9月28日

沉痛悼念中国杰出的老一辈心理学家荆其诚先生!

贵州省心理学会理事长王洪礼
贵州省心理学会理事会
2008年9月28日22:15

华南师范大学全体心理学同仁沉痛悼念中国心理学的旗荆其诚先生!

华南师范大学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我国著名心理学家、原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荆其诚先生不幸因病逝世,我们深表悲痛!
     荆其诚先生是我国心理学界德高望重、对心理学事业深切挚爱的著名学者,他在心理学领域取得的杰出成果和贡献对我国心理学发展起到了巨大推动作用。他的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非常重大的损失。我们对荆其诚先生的逝世致以极其沉痛的哀悼,并向荆其诚先生的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沉痛悼念荆其诚先生!

陕西省心理学会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九日

中国心理学会,中科院心理所:
     惊悉荆其诚先生不幸逝世的噩耗,我们深感悲痛。
     荆其诚先生是享誉海内外的、德高望重的杰出心理学家,深受我们的崇敬和爱戴。他的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我们谨代表上海市心理学界全体同仁表示深切的哀悼,向荆其诚先生的家人表示诚挚的慰问。

上海市心理学会理事长 杨治良
秘书长 梁宁建
2008年9月29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中国心理学会
     惊闻我国著名心理学家荆其诚教授去逝,中国心理学会法制心理专业委员会、中国政法大学社会学院法律心理学研究所全体同仁深表哀悼。
     我国心理学界失去了一位优秀的心理学家,我们失去了一位英明的老前辈。荆其诚教授为心理学的研究和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永远是我们的榜样。
     在此悲痛之际,特向荆其诚教授的家属表示慰问,表达我们的哀思,望节哀!

中国心理学会法制心理专业委员会
中国政法大学社会学院法律心理学研究所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九日

中国心理学会,中科院心理所:
     惊悉 荆其诚先生 不幸逝世,我与江苏省心理学会所有同仁感到无比悲痛。
     荆其诚先生是我国杰出的心理学家,他的一生为我国心理科学的发展,尤其是将中国心理学走向国际,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的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
     江苏省心理学会的同仁将化悲痛为力量,继承荆其诚先生未竟的事业,为我国心理科学的发展做出新的努力!
     荆其诚先生安息吧!

江苏省心理学会 谭顶良
2008.10.1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北京师范大学杰出校友、国际著名心理学家、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新中国心理学事业的卓越开拓者——荆其诚先生不幸逝世,北京师范大学师生十分悲痛。
     荆其诚先生自1942年投身心理学事业,始终不渝地为了心理学的发展呕心沥血,在推动新中国心理学事业的发展,在提升中国心理学家在国际心理学界的地位和影响力方面成就卓著!他的辞世,是我国教育界、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
     北京师范大学师生向荆先生表示深切的哀悼,并向他的家属表示亲切的慰问,请他们节哀。
     荆其诚先生永垂不朽!

北京师范大学
2008年10月5日

荆其诚同志治丧委员会:
     惊悉中国当代最伟大的心理学家荆其诚先生不幸去世的噩耗,我们深感悲痛!
     代向荆老师家属问安!
     荆其诚先生永垂不朽!

江西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江西省心理学会
2008-10-1晨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著名心理学家荆其诚先生不幸病逝,我谨代表山西省心理学会表示沉痛哀悼。
     荆其诚先生是新中国心理学事业发展的重要奠基人;是当代成就卓越、德高望重的杰出心理学家。他一生著述如林,桃李天下,为新中国的心理学事业和学术繁荣做出了巨大贡献,尤其是在中国心理学走向国际的道路上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他的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我谨代表山西省心理学界全体同仁表示深切的哀悼,向荆其诚先生的家人表示诚挚的慰问。

山西省心理学会理事长 杨继平
2008年10月6日

中国心理学会,中科院心理所:
     惊闻著名心理学家、原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心理所研究员荆其诚先生不幸逝世,我们深表悲痛!
     荆先生是我国心理学界德高望重、对心理学事业深切挚爱的著名学者,他在心理学领域取得的杰出成就和贡献对我国心理学发展产生了巨大推动作用。他的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非常重大的损失!
     我们对荆先生的逝世致以极其沉痛的哀悼,并向荆先生的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沉痛哀悼荆其诚先生!

陕西师范大学心理系
欧阳仑、李殿凤、王淑兰王有智、游旭群
二零零八年九月三十日

尊敬全体治丧委员会及张侃理事长并转呈荆先生家人

     惊悉荆先生仙逝,我们十分悲痛!荆先生是当代杰出和成就卓越的心理学专家,他一生著述如林,弟子成群,为新中国的心理学事业和学术繁荣,做出了重要贡献。正如美国诺贝尔奖获得者H. A. Simon所说,荆其诚研究员对中国和世界心理学的贡献远远超过他的学术性书籍和论文。他是中国推动现代心理学的领袖人物,在国际科学界起着中国“大使” 的重要作用。由于荆先生对国际、国内心理学发展所做出的突出贡献,曾荣获美国密西根大学授予的“荣誉科学家”称号、中国心理学会授予的“终身成就奖”,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荆先生堪称为中国心理学家的楷模。荆先生的学问人品,深为我们所敬佩。他对后学晚辈的热忱,更是学界所少见。我们作为荆先生晚辈对先生曾经给予的教诲非常感戴。而今痛失良师,我们不仅悲从中来,泪流沾襟。荆先生为学术献身之崇高精神与巨大之人格力量将沾溉学林,永垂不朽。特此发唁电表达辽宁省心理学会全体会员和辽宁师范大学心理学系全体师生的悼念之情,望荆先生亲属节哀并善为珍重!

辽宁省心理学会、辽宁师范大学心理学系
杨丽珠 常若松 张奇 刘文
2008年9月30日星期二

中国心理学会,中科院心理所:
     惊闻卓越的我国著名心理学家荆其诚先生不幸逝世,谨致最深切哀悼!
     荆其诚先生是新中国心理学事业发展的一位重要的奠基人,毕生从事心理学研究,尤其在视知觉及心理发展研究方面,成果卓著。荆其诚先生作为中国心理学界的领军人物致力于开拓心理学的国际交流与合作,为中国心理学走向世界作出了不可磨灭的突出贡献。荆其诚先生的离去,是中国心理学界的巨大损失!我们无不为心理学界失去了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前辈、老领导、德高望重的导师,而感到无比的沉痛!
     在此悲痛之际,请向荆其诚先生家属表示最诚挚的慰问,望节哀!
     肃此电达

湖北省心理学会 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二00八年九月三十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我国著名心理学家荆其诚先生因突发心脏病不幸去世,宁夏的心理学同事们感到非常悲痛!荆其诚先生为我国心理科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他的不幸去世,是中国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请转达宁夏心理学会全体同仁的哀悼之意并向荆先生家属表示慰问,请节哀顺变!荆其诚先生安息吧!
     肃此电达

宁夏心理学会
宁夏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2008年9月29日

中国心理学会“荆其诚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荆先生去世,万分悲痛。
     云南省心理学会对荆先生的去世表示深切哀悼,荆先生千古!

云南省心理学会
2008年9月30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惊悉我国著名心理学家、新中国心理学事业的卓越开拓者——荆其诚先生不幸逝世,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全体同仁深感万分悲痛,谨向贵所暨荆其诚家属致以最深切的哀悼和最诚挚的慰问。
     荆其诚先生作为新中国心理学事业发展的重要奠基人之一,在心理学领域取得的杰出成就对我国心理学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先生不幸辞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前辈、一位德高望重的师长,更是我国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
     荆其诚先生千古!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
2008年10月7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我国著名心理学家荆其诚先生逝世,我院全体心理学同仁表示极大的悲痛。荆其诚先生的去世是我国心理学界极大的损失。我们将化悲痛为力量,继承荆其诚先生未竟的事业,为我国心理学科学事业的发展,为将心理学服务于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而更加努力。
     我们向中科院心理所、中国心理学会表达沉痛的哀悼,并通过你们向荆其诚先生的家属表达最诚挚的问候。

宁波大学教师教育学院
宁波大学心理学系
二○○八年十月二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我国著名心理学家、原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荆其诚先生因病不幸逝世,深感悲痛!
     荆先生德高望重,作为首都师范大学的名誉教授,不仅对中国心理学的发展贡献巨大,而且对首都师范大学心理学科的发展贡献巨大。荆先生的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也是首都师范大学心理学科的重大损失!
     在此沉痛之际,深切哀悼荆先生,并向荆先生的家属致以诚挚的慰问!
     荆先生千古!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方平
2008年10月2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荆其诚教授因病不幸去世,不胜痛惜!
     荆其诚教授將中国心理学帶到国际地位,亦積极推动中科院心理所与香港中文大学心理学系之间的紧密研究合作关系。凭借荆教授鼓舞人心的领导,促进了双方的合作研究项目发展,包括将MMPI翻译明尼苏达多向个性测量表(MMPI)成中文版及促进中国人个性测量表(CPAI)的制訂。荆教授的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重大的损失。
     我謹代表中文大学心理学同仁向荆其诚教授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并向荆其诚先生的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香港中文大学心理学
張妙清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荆其诚先生不幸病逝,我们深感悲痛!在此,黑龙江省心理学界全体同仁谨向贵所暨荆其诚先生家属表示深切哀悼和诚挚慰问。
     荆其诚教授是国际著名心理学家。他的一生始终不渝地为中国心理学学术事业的发展贡献出他的全部精力和才华。哲人遽逝,宗师永失,火尽薪传,责在后学。荆其诚先生在学术和教育事业上的卓越成就,必将彪炳于史册,惠泽学林!
     杰人仙逝,风范长存。

黑龙江省心理学会
哈尔滨师范大学教育科学与技术学院心理系
黑龙江大学教育学院应用心理系
吴万森教授(黑龙江省心理学会理事长)
张守臣教授(黑龙江省心理学会理事长)

荆其诚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荆其诚先生逝世,我们感到万分悲痛!
     荆其诚先生是我国心理学界的著名学者,他对我国心理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为我国培养了众多杰出心理学人才,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心理学事业的繁荣。他的不幸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
     我们将永远缅怀荆其诚先生。对他的不幸逝世,我们表示深深的哀悼,并向荆其诚先生的家属表示亲切的慰问。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
2008年10月2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我国著名心理学家荆其诚先生逝世,河南省心理学同事们感到万分悲痛!
     荆其诚先生为中国心理科学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的逝世,是中国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请转达河南省心理学会、河南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全体同仁的哀悼之意并向荆先生家属表示慰问。

河南省心理学会
河南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2008年10月2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我国著名心理学家荆其诚先生逝世,我会全体心理学同仁表示极大的悲痛。荆其诚先生的去世是我国心理学界极大的损失,我们将化悲痛为力量,继承荆先生未竟事业,为我国心理学科学事业的发展,为将心理学服务于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而更加努力。
     我们向中科院心理所、中国心理学会表达沉痛的哀悼,并通过你们向荆其诚先生的家属表达最诚挚的问候。

海南省心理学会
2008年10月2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荆其诚先生不幸逝世的消息,上海市心理学界全体同仁无比悲痛。
     荆其诚先生是一位杰出的心理学家,他长期投身于中国的心理学事业,为了心理学的发展潜心研究,呕心沥血,直至奋斗到生命最后一秒钟。他严谨治学的工作作风和高风亮节的道德风范始终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桃李满天下,受其指导的众多弟子中已经有人成为中国心理学界的中坚人物,为中国心理学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荆其诚先生的一生是为中国心理学奋斗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他的逝世是中国心理学的重大损失,我们将化悲痛为力量,继承荆其诚先生未竟事业,为我国心理学事业的发展而努力奋斗。
     荆其诚先生永垂不朽!

上海市心理学会
2008年10月2日

荆其诚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著名心理学家荆其诚先生因病不幸逝世,我们深感悲痛。
     荆其诚先生为人刚直不阿,治学严谨,热爱学生,深受我们的崇敬和爱戴。他的逝世是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其生虽逝,精神永存。我们谨代表吉林省心理学界全体同仁表示深切的哀悼,向荆其诚先生的家人表示诚挚的慰问。

吉林省心理学会、东北师范大学心理学系

惊闻 荆其诚先生 不幸逝世,我们感到无比悲痛!
     荆其诚先生是德高望重的心理学家,对我国心理学事业做出了大量开创性工作,在领导和推动我国心理学发展并使中国心理学走向国际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非常重大的损失。
     我们谨代表河北省心理学会和河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表示深切的哀悼,向荆其诚先生的家人表示诚挚的慰问。

河北省心理学会
河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2008年10月2日

中国心理学会并张侃教授、所长:
     中山大学全体心理学师生沉痛悼念中国心理科学的领导者和国际心理学发展的推动者荆其诚先生,并请代为转达对荆先生家属的慰问。

中山大学心理学系全体师生

惊闻我国著名心理学家荆其诚教授去逝,我校全体心理学同仁深感悲痛。
     荆其诚教授对我国心理学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永远是我们心理学工作者的楷模。
     我们对荆其诚先生的逝世致以极其沉痛的哀悼,并向荆其诚先生的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浙江师范大学心理学系
浙江师范大学心理学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闻荆其诚先生不幸逝世,我学院深表哀悼!
     荆其诚先生为我国心理学事业的发展奋斗了一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们为失去了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学者和前辈而感到万分悲痛。在此悲痛之际,特向荆其诚先生的亲属表示慰问,望节哀!
     素此电达

陕西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2008年10月1日

中国心理学会:
     惊闻我国著名心理学家,新中国心理学事业的开创者之一,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荆其诚先生逝世,深表哀悼。
     荆老一生投身于心理学事业,66年来始终不渝地为心理学的发展潜心研究、奔走呼号、呕心沥血,为中国心理学事业的发展奉献了毕生的精力。
     他的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的巨大损失,使我们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我们万分悲痛,让我们化悲痛为力量,继承荆老开创的事业,携手共创中国心理学事业的新篇章。
     特电慰问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
2008年10月3日

中国心理学会,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惊悉巨星陨落,先生驾鹤,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师生无比悲痛。荆其诚先生是我国心理学卓越的恢复者、开拓者,在提升中国心理学家在国际心理学界的地位和影响力方面,成就昭彰!永载中国心理学和国际心理学史册。我们深切缅怀荆其诚先生对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的厚重关爱和精心指导,并要继承先生的朴实风格和创造精神,努力将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的工作推进到一个新高度,力争在心理学研究、拓展心理学的社会应用方面取得新突破,以此表达对先生最好的纪念

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 叶浩生、顾雪英、邓铸、郗浩丽
2008年10月2日

荆其诚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闻荆其诚先生不幸逝世的消息,使我们西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心理学系全体师生万分悲痛。谨对荆先生的去世表示沉痛哀悼!
     荆先生是我国及世界心理学界著名的心理学家,是我国心理学科学研究和实际应用的一面旗帜。荆先生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荆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西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心理学系
2008年10月3日

中国心理学会,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惊闻我们熟悉、尊敬和爱戴的著名心理学家荆其诚先生不幸逝世,我们感到无比悲痛!
     荆其诚先生是我国心理学事业发展的一位重要的奠基人,他毕生从事心理学的研究,成果卓著;做为心理学界的前沿和领军人物,对心理学的国际交流与合作,做出了不可磨灭的突出贡献!荆其诚先生的去世,是我国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我们失去了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前辈、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我们感到无比的沉痛!
     我们对荆其诚先生的逝世致以极其沉痛的哀悼!
     向荆其诚先生的家属表示最诚挚的深切慰问!望节哀顺变!

中国国际科技会议中心
二00八年十月二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荆其诚先生不幸逝世,浙江省心理学会全体同仁深感悲痛,谨致最深切哀悼!
     荆其诚先生毕生奉献于心理学事业,享誉海内外,对我国心理学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是心理学科一位重要的奠基人,深受我们的崇敬和爱戴。荆先生的离去,是中国心理学界的巨大损失!
     万分悲痛之际,特向荆其诚先生的家人表示诚挚的慰问。

浙江省心理学会
2008年10月2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闻荆其诚先生不幸病逝,甘肃心理学界同仁深感悲痛!
     荆先生在我国心理学园地辛勤耕耘60余年,其精深的学术造诣和崇高的人格品质令人敬佩,也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楷模。在此,对荆先生的去世表示深深的哀悼!
     我们将永远缅怀荆先生为我国心理学事业做出的重大贡献!

甘肃省心理学会
2008年10月4日
     我们最敬爱的伟大心理学家、我们的好老师、好朋友荆其诚先生突然离开了我们。消息传来,我们的心都碎了,我们含着眼泪望着长空,顿觉天是那么阴沉、空气是那么冰冷、大地是那么摇动。我们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但我们还必须理智的面对。
     我们一定要化悲痛为力量,踏着荆先生的足迹,努力学习与工作,为中国心理学的发展做出贡献!

东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2008年10月5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闻著名心理学家荆其诚先生不幸逝世,我们深表悲痛!
     荆其诚先生是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著名心理学家,他为我国心理学事业的发展和国际学术交流做出了重大贡献。中国心理学有今天的繁荣发展和国际地位与荆先生的努力和贡献是分不开的。他的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
     我谨代表山东省心理学界全体同仁表示最沉痛的哀悼,向荆其诚先生的家人表示最深切的慰问!

山东省心理学会理事长 张文新
2008年10月5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我国著名心理学家、原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荆其诚先生因病不幸逝世,深表悲痛!
     荆其诚先生是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著名心理学家,是新中国心理学事业的卓越开拓者。他的一生为中国心理学事业的发展,尤其是推动中国心理学走向国际,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他的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
     在此沉痛之际,深切哀悼荆先生,并向荆先生的家属表示最深切的慰问!

中国社会心理学学会
2008年10月5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闻著名心理学家荆其诚先生不幸逝世,我们深表悲痛!
     惊闻著名心理学家、原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全国颜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心理所研究员荆其诚先生不幸逝世,我们深表悲痛!
      荆先生是我国心理学界德高望重的著名学者,他在心理学和颜色领域取得的杰出成就和贡献对我国颜色理论体系的发展产生了巨大推动作用。他的逝世是我国心理学和颜色理论领域非常重大的损失!
     我们对荆先生的逝世致以极其沉痛的哀悼,并向荆先生的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沉痛哀悼荆其诚先生!

全国颜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处
深圳市海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二零零八年十月六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荆其诚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荆其诚先生不幸过世,不胜悲痛。现致唁电表示最沉痛的哀悼,并向荆先生家属致以最亲切的慰问,望节哀顺变。
     荆先生是我国心理学界的精英,从事视知觉及心理发展研究,致力于开拓心理学的交流与合作,为中国心理学走向世界作出了贡献。荆先生的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与教育界的一大损失,我院全体师生和我省心理学界同仁深表哀悼。荆先生渊博的知识,卓越的贡献,以及高尚的人格魅力都将永远为我们所缅怀!
     愿荆先生风范长存,永垂不朽!

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湖南省心理学会
October 1, 2008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我国著名心理学家荆其诚先生因突发心脏病不幸去世,非常痛心。荆其诚先生为中国心理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的离世是中国心理学界难以弥补的重大损失。请接受我们深深的哀悼,并请转达对荆先生家属的慰问。

清华大学心理学系
2008-10-05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荆其诚先生为我国心理学的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在心理学界受到广泛的尊重。荆先生的故去,是我国心理学界的巨大损失。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继承荆其诚先生未竟的事业,为我国心理学的发展奋斗不息。
     在此悲痛之际,谨向荆其诚先生家属表示慰问,望节哀!
     肃此电达

莫雷及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科全体同仁
2008.10.7

     惊悉荆其诚先生逝世,我们极其悲痛。我们失去了一位恩师,失去了一位引路人,失去了一位卓越的学术领袖。
     荆先生曾任北京大学心理学系副系主任,在“文革”束、北京大学恢复建立心理学系之际,为北京大学重举心理学科学旗帜,重开我国大陆心理学高等教育,立下了汗马功劳,建立了卓越功勋。他1978年出任北京大学心理学系副主任之时,正是百废待兴之时。他在学科建设、师资培养、课程设置、教材编撰、教学科研等诸多方面,都付出了极大心血,为北京大学迅速恢复心理学系,建立与国际心理学界的联系,做出了卓越贡献。
     荆先生也是我们的良师益友。无论是他在北京大学执教,还是去中科院心理所赴任,始终都关心、支持着北京大学的心理学教育、科研事业。多年来,他一直以他个人特有的方式从多方面对北京大学心理学系给予帮助、支持。可以说,北京大学心理学系的发展始终是与荆先生分不开的。正是有了荆先生多年来的关心、支持,我们才能在一路坎坷中不懈发展、壮大,取得日益具有国际影响的学术成就。
     荆先生也是我们的学术领袖。他不仅个人学识渊博,有着极高的科学修养和学术造诣,更对中国心理学的发展肩负起领导者的角色,统揽全局,协调指挥。特别是在改革开放以来,他以国际化的视野,高瞻远瞩,倾尽心力推动我国心理学界走出去、请进来,促使我国心理学融入世界心理学体系,将国内心理学教育、研究推向国际化、科学化、系统化,为提升我国心理学的教育、科研水平,建立了卓越功勋。可以说,荆先生是我国当代心理学的导师,是我国心理学科学化、现代化、国际化的引路人。
     荆其诚先生的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的巨大损失。我们以极其沉痛的心情悼念荆其诚先生!更将化悲痛为力量,遵循先生的教诲和嘱托,继续先生未尽的事业,不断推动中国心理学事业的科学化、国际化,使我国心理学真正屹立于世界心理学之林,为世界心理科学的发展,为心理学更深入、全面地服务于我国社会发展和进步,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告慰荆先生在天之灵。

北京大学心理学系
2008年10月1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闻我国著名心理学家,新中国心理学事业的开拓者之一荆其诚先生因病不幸逝世,我院全体同仁深感悲痛!
     荆其诚先生为我国心理学事业的发展奋斗了终生,做出了卓绝的贡献。先生的离去,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学者和前辈;先生的离去,是我国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我们谨在此对荆先生的去世表示深深的哀悼!
     万分悲痛之际,特向荆其诚先生的亲属表示成只得慰问,望节哀!

杭州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2008年10月6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中国心理学会
     中国心理学界一巨星陨落!惊悉噩耗,悲痛不已!虽与先生未曾谋面,但先生其人其作堪为我国及世界心理学家的楷模!我谨以一个少数民族地区心理学工作者的名义向先生的去世表示沉痛哀悼!向先生的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我们愿为少数民族地区心理学工作的发展和进步添砖加瓦!
     先生安息吧!您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民族师专教育系赵文进携本系全体同仁
二〇〇八年十月一日10:10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闻荆其诚教授不幸逝世,我们温州大学教育学院全体同仁为失去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学者和前辈而感到万分悲痛!
     荆老先生为我国心理学事业的发展奋斗了一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的不幸去世,是我国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
     在此,请转达我们对荆老夫人及其家属的深切慰问,请节哀!

温州大学教育学院
2008年10月7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惊悉国际著名心理学家、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荆其诚先生不幸因病逝世,我们深感悲痛!
     荆其诚先生是享誉海内外的、德高望重的杰出心理学家,为中国心理学发展做出了巨大的、不可磨灭的突出贡献。他的逝世使我国心理学界失去了一位优秀的心理学家,我们失去了一位英明的老前辈。
     在此悲痛之际,特向荆其诚先生的家属表示慰问,表达我们的哀思,望节哀!

中国心理学会军事心理学专业委员会
全国征兵心理检测技术中心
第四军医大学心理学教研室
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闻荆其诚先生逝世,我院全体心理学同仁万分悲痛!
     荆其诚先生是当代杰出的心理学家,他把毕生精力全部用于心理学事业,为我国心理学事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我们对荆其诚先生的逝世致以沉痛的哀悼,并向荆先生的家人致以诚挚的慰问!
     荆其诚先生千古!

曲阜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荆其诚先生突然辞世,我们深表悲痛。
     荆先生是中国心理学界德高望重的前辈,为现代中国心理学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荆先生的离去是中国心理学的重大损失。
     荆先生也曾屡屡关怀中国人民大学心理学科的发展,我们受益良多,此刻更加缅怀。
     我们在此沉痛悼念荆其诚先生。

俞国良、雷雳
中国人民大学心理研究所
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我国著名心理学家、新中国心理学事业的卓越开拓者荆其诚先生因病不幸逝世,我们万分悲痛。
     荆其诚先生学贯中西,享誉海内外,对推动新中国心理学事业的发展,提升中国心理学家在国际心理学界的地位和影响力方面成就卓著!他的逝世,是我国教育界、心理学界难以弥补的重大损失。
     我们向荆其诚先生表示深切的哀悼,并向他的家属表示亲切的慰问。

北京市社会心理学会
2008年10月6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惊悉荆其诚先生因病不幸逝世的消息,我们深感悲痛。
      荆其诚先生是享有国际声誉的著名心理学家,是我国心理学事业发展的一位重要的奠基人,为我国心理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他的不幸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极其重大的损失。
     我谨代表福建省心理学界全体同仁表示极其沉痛的哀悼,向荆其诚先生的家人表示最诚挚的慰问。

福建省心理学会理事长 连榕
2008-10-5

荆其诚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我国当代著名的心理学家荆其诚先生病逝噩耗,万分悲恸!
     荆先生为我国乃至国际心理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为我国心理学走向世界,实现国际交流与合作倾注了毕生精力,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先生离世,巨星陨落,实乃中国心理学界重大损失,我们全体同仁为失去这样一位德高望重、和蔼可亲的心理学前辈而痛惜不已。
     我们将化悲痛为力量,学习先生的治学精神,继承先生的未竟事业,为中国心理学事业的发展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荆其诚先生永垂不朽!

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心理学系
2008年10月7日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心理学会: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全体师生沉痛悼念我们敬爱的荆其诚先生!
     荆其诚先生一九四七年毕业于辅仁心理学系并留校任教,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八日回到母校并工作到最后一刻。六十多年来矢志不渝地为了心理学的发展呕心沥血,为推动中国心理学事业的发展、为推动中国心理学走向国际舞台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荆先生是当今中国心理学当之无愧的开拓者。荆先生的离去,是中国心理学界的巨大损失!
     荆先生的音容笑貌宛在身边,看到他的离去,我们不禁泪湿衣襟!万分悲怆之际,谨向荆先生的家人表示诚挚的慰问!
     荆其诚先生的精神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

荆其诚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荆其诚先生逝世,我们感到万分悲痛!
      荆其诚先生是我国心理学界的杰出学者,他对我国心理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为我国培养了众多杰出心理学人才,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心理学事业的繁荣。他的不幸逝世是我国心理学界的重大损失。
     我们对先生的不幸逝世表示深深的哀悼,并向家属表示亲切的慰问。

《心理科学》编辑部主编杨治良及全体同仁
2008年10月6日

     其人可嘉,日月可鉴;
     诚哉斯言,天地同悲。
     荆先生千古!

《心理学报》编辑部
《心理科学进展》编辑部

国际组织发来唁电

Dear Professor Wang, dear Family of Professor Jing:
   It was with great sadness that I learned of the death of our highly esteemed colleague, Professor Jing. On behalf of the International Union of Psychological Science (IUPsyS) and all its representatives, I want to convey our heartfelt condolences to you.
   Professor Jing was a tremendously creative and influential psychological researcher and was a mentor for many of the younger generation. His dedication to science as a means to increase our kno万里edge about human behaviour and to improve the life of human beings was exceptional. Always interested in new insights, he communicated with scientists around the world and impressed us all tremendously with the humanistic orientation and philosophical foundation of his thinking.
   I met Professor Jing for the first time in the early 1980s in China, and without any exaggeration I can say that he was the key to my beginning to understand societal and scientific development in China. Ever since this meeting, which is almost 30 years ago now, I was impressed by his wisdom and willingness to furthe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especially through the establishment of close relations with the younger generation of Chinese psychologists. His support in this regard will be sorely missed. The fact that China plays such a strong role in IUPsyS is owed to his early inspiration.
   Once again, may I say how much we will all feel the loss of such a great scientist, and that our deepest sympathies go out to you at this difficult time. The Union will keep his memory in the highest regard.

Rainer K. Silbereisen
President,International Union of Psychological Science
October 1, 2008

Dear Dr. Zhang

   We are writing to you to express our deep condolences on the loss of one of China’s senior scholars and an important colleague to psychologists around the world. Qicheng Jing’s name is known among psychologists everywhere as one of the major figures in 20th Century psychology and as one of those who helped to welcome colleges to learn about Chinese psychology and to intersact with Chinese psychologists. His presence will be sorely missed.
   We ask you to please convey sorrow and condolences on behalf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and on behalf of each us personally to Professor Wang and to the rest of Professor Jing’ s family, as well as to you and your colleagues.
   With all best wishes,

Norman Anderson,Alan E. Kazdin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APA)

   I am very sorry to hear of the passing of Prof. Qicheng JING, Past President, The Chinese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We extend our deepest sympathies and sencerest condolences to you and the members of your association for your terrible loss.
   May his soul rest in peace.
   In deepest sympathy.

——————Tsuneo IWASAKI
President,The Japanese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It is a shocking news for me to hear that professor Jiang has passed away. Just a few days ago during my visit to the Psychology Institute for a reunion with my Class of 1978 classmates, I heard that professor Jiang was still working and doing research and that his mind was still as sharp as young people. I thought then that I would visit him when I stop by Beijing next time. Now it is too late. I got the news after getting back to the U.S.. I didn't even get a chance to say goodbye to him.
   Thirty years ago when I was a graduate student in the Psychology Institute, I met professor Jiang. His kindness and broad kno万里edge had impressed me. He was our good mentor. His dedication and efforts of developing the psychology field in China and establishing cooperation with the international psychology research community have led to the flourish of psychology research in China. His students, friends and colleagues spread all over the world.
   After 30 years, the revisit to the Psychology Institute has made me very proud and happy to see that psychology research has grown much stronger there. Psychology has directly reached into different aspects of people's lives. The older generation, such as professor Jiang, has planed the seed and nurtured psychology into a young plant in China. The younger generation made it grow bigger and stronger. Although professor Jiang has left us, I believe that he had the peace and comfort to see that the seed he had planted has grown into a big tree.
   

——————Chen Bing

   Belatedly, I write to offer my condolences to you on the passing of Professor Jing Qicheng. I had known professor Jing since the 1980s when, under the invitation of Professor Gao Shangren [HSR Kao] of my department, he made one of his first visits to Hong Kong. I was to briefly meet him again at the International Congresses of Psychology in Australia and Brussels in 1988 and 1992 as he was representing the Psychology Society of China at the Congresses, me that of Hong Kong.
   But it was in the early 1990s when I first started coming regularly to the mainland in connection with my research into the history of the first generation of psychologists there that I got to know Jicheng so much better. We discovered we had similar interests in the history of the discipline – he mainly in the west, me in the east -- and we traded anecdotes and more valuable information whenever we would meet up. He was a mine of information about the psychology in China in the first half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and, since the late 1950s, had been part of that history as a participant observer. He was always the gentleman and very open with me. He and I were in touch just a few days before his sudden death when he had sent me a copy of his most recent book written with Dr. Fu Xiaolan, Xin: Zuo Biao [“Coordinates of the Heart”] -- the first of a projected three volume work on the history of psychology. He asked me if an English translation would be worthwhile and I had suggested he consider writing about China’s psychologists, from which he got the idea to cull their work from his 3 volume opus when complete. This legacy to the English speaking world on the history of psychology in twentieth century China would have been a fitting conclusion to the life and work of a man who has done so much to promote Chinese psychology on the international stage, since China reopened to the west 30 years ago. It is to be hoped this legacy will be realized if Dr. Fu can see the work through to conclusion.
   

——————Geoffrey Blowers

中国心理学会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1条评论
██████看.色.片.看.а.片 【 http://aryyy.com 】 网.址 ██████ ██████看.色.片.看.а.片 【 http://aryyy.com 】 网.址 ██████
回复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

$(document).ready(function () { $("#searchkey").keydown(function (e) { if (e.keyCode == 13) { if ($("#searchkey").val() == "") return false; submitfun(); } }); $("#submit_btn").click(function () { if ($("#searchkey").val() == "") return false; submitfun(); }); function submitfun() { var action = ""; //action = "http://ji.tsingming.com/tsingming_query.aspx?keyWord=" + escape($("#searchkey").val()); action = "http://jinian.tsingming.com/search?type=" + $("#searchType option:selected").val() + "&word=" + escape($("#searchkey").val()); //window.open(action); $("#submit_btn").attr("href", action); $("#submit_btn").attr("target", "_blank"); $("#submit_btn").click(); } var str = "0"; if (str == "1") { //登录成功隐藏登录连接和注册连接 //隐藏注册连接 $("#iregsiter").hide(); //隐藏登录连接 $("#ilogin").hide(); //隐藏注册面板 $("#dllogin").hide(); // var userNickName = ""; $("#btnUser").html(userNickName + "  "); // $(".btn-group").show(); //显示登录成功面板 //$("#dlloginOk").html(str).show(); } $("#submit_btn").focus(); }); function favorites() { if (document.all) { try { window.external.addFavorite('http://old.tsingming.com/', '中国清明网_网上祭奠_倾尽无尽的思念'); } catch (e) { alert("加入收藏失败,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 } else if (window.sidebar) { try { window.sidebar.addPanel('中国清明网_网上祭奠_倾尽无尽的思念', 'http://old.tsingming.com/', ''); } catch (e) { alert("加入收藏失败,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 } else { alert("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请按 Ctrl+D 手动收藏!"); } } function setHomepage() { if (document.all) { document.body.style.behavior = 'url(#default#homepage)'; document.body.setHomePage('http://old.tsingming.com/'); } else if (window.sidebar) { if (window.netscape) { try { netscape.security.PrivilegeManager.enablePrivilege("UniversalXPConnect"); } catch (e) { alert("该操作被浏览器拒绝,如果想启用该功能,请在地址栏内输入 about:config,然后将项 signed.applets.codebase_principal_support 值该为true"); } } var prefs = Components.classes['@mozilla.org/preferences-service;1'].getService(Components.interfaces.nsIPrefBranch); prefs.setCharPref('browser.startup.homepage', window.location.href); } else { alert('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自动自动设置首页, 请使用浏览器菜单手动设置!'); } } $(function () { // 注册 var login = { options: { hasError: false, emailOptional: "163.com,qq.com,126.com,hotmail.com,gmail.com,sohu.com,yahoo.cn,139.com,wo.com.cn,189.cn" // 供选邮箱 }, Rule: { CellphoneCheckStr: /^(13[0-9]|15[0|1|2|3|6|7|8|9]|18[6|8|9])\d{8}$/, EmailCheckStr: /^(?:\w+\.?)*\w+@(?:\w+\.?)*\w+$/ } }; //点击关闭按钮 $("#Out").click(function () { //var result = MasterPage.UserOut(); //location.reload(); $.ajax({ url: 'http://jinian.tsingming.com/common/account/ExitLogin', type: 'GET', dataType: 'text', success: function (str) { location.reload(); }, beforeSend: function (jqXHR, settings) { }, complete: function (jqXHR, textStatus) { } }) }); });